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哈尔滕施泰因获2019年NBA发展联盟总决赛MVP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彭辽缁

楚庄王即位的这一年,一颗彗星划过长空,直冲北斗。这是公元前613年,天下大乱。

此时,秦康公碌碌无为,晋灵公残忍荒唐,齐懿公荒淫暴虐。楚庄王呢,即位三年来,整日纵情声色,不问国事,甚至下命令说:“有敢谏者死无赦。”他左手抱着郑国的美女,右手搂着越国的美女,四周排列着奢华的乐器。殿堂之上,欢声笑语,一片狼藉。

大臣伍举给楚庄王献上一个谜语。谜语是楚庄王喜欢的,于是回过头来,兴致勃勃地让伍举快讲。伍举说:“山上有一只大鸟,三年了,不飞也不鸣叫,请问是什么鸟?”楚庄王听完之后,想了想说:“三年不飞,飞将冲天;三年不鸣,鸣将惊人。你退下吧,我知道了。”

事实上,楚庄王这不飞不鸣的三年,是身处险境的三年。他不是不想飞,而是不能飞。楚庄王刚刚即位,他的老师子仪和公子燮,因为没得到重用,就发动叛乱劫持了他,打算从郢都跑到商密去。经过庐地,两个人被戢梨诱杀,楚庄王才得救。

此时的楚国国内,贵族势力强大,特别是若敖一族,数代担任令尹一职,权势熏天,族中的私有军队,也是楚国最有战斗力的部队。贵族与贵族之间,贵族与王族公室之间,矛盾重重。楚庄王缚手缚脚,稍有不慎,就有性命之忧,只好韬光养晦,不问国事。

到了楚庄王即位后第三年,楚国遭遇大饥荒,四方敌国趁机向楚国发起攻击。戎人进攻到西南的阜山、大林;东南的阳丘也受到围攻;麇国率领着百濮的军队,聚集在选,伺机而动;而最大的敌人是西面的庸国。

楚国上上下下,人心惶惶,又担心中原诸侯趁机从北方进攻,于是把申、息二地的城门也关闭了。郢都的王公大臣慌做一团,纷纷要求楚王把都城迁往北方的阪高,以躲避敌军的锋芒。

大臣蔿贾说:“不能迁都。我们能跑,敌人也能追,不如去攻打庸国。麇国和百濮,认为我们遇到饥荒,不能打仗。现在我们出兵了,他们一定会撤回去。”在这生死关头,楚庄王终于走到了前台。危机同时也是机遇,楚庄王下令:立即出兵,攻打庸国。

楚庄王坐驿站的快车赶到前线,下令把大部队分成两队,左右夹攻,同时联合巴国、秦国的军队,让他们从背后进攻。大军突然杀到,庸国卒不及防,一下子被攻破。楚、巴、秦三国愉快地瓜分了庸国的土地。楚国外部的危机完全解除。

楚庄王潜伏三年,终于一飞冲天、一鸣惊人。在这三年中,他明着是荒淫享乐,暗地里培养势力,辨别朝中大臣的忠奸贤愚,等到大权在握,才凌厉出手。《史记》上说他:“于是乃罢淫乐,听政,所诛者数百人,所进者数百人。”楚国人心大悦,国势为之一振。

经过几年的操练,楚庄王自觉有了底气,于是亲率大军,讨伐居住在洛阳西南的陆浑之戎。陆浑之戎从未得罪楚国,楚庄王前往讨伐,名义是尊王攘夷,实则是想试探中原诸侯的深浅。

此时的周天子是周定王,他派王孙满到楚国军营慰劳楚庄王。所谓慰劳,也是探听楚庄王的来意。

楚庄王的态度相当傲慢,他问王孙满:“听说周天子有九鼎,不知道这九鼎大小怎样,轻重如何啊?”这话问得十分无礼,毫不掩饰地露出了他的勃勃野心。王孙满大有深意地回答道:“在德不在鼎。”鼎的轻重在于君主的道德,而不在于鼎本身,问它本身的轻重是没有意义的。

楚庄王怒气冲冲地说:“九鼎算什么?楚国只要从士兵们的长戟上折下小尖钩,就能铸成九鼎。”但王孙满的说法还是触动了楚庄王,只有仁德,才能让天下人信服。仁德不修,霸业不成,楚庄王于是领兵回国。

就在楚庄王回师不久,楚国国内就发生了叛乱。这次叛乱非同小可,叛军的首领是令尹子越,楚国最大的宗族若敖族全部卷入其中。楚庄王担心打不过子越,提出和谈,以文王、成王、穆王的子孙作为人质,保证不伤害子越。子越不答应,于是两军在皋浒摆下战阵。

两军大战,混战之中,子越被神箭手养由基一箭射死。若敖全军大败,全族被灭。只跑了子越的儿子苗贲皇。楚庄王就此消除了楚国最大的隐患,避免了被贵族分裂肢解的危险。内乱平定后,楚庄王重用孙叔敖治理内政,楚国很快国富兵强。

楚庄王先是攻打陈国,随后进攻郑国。郑国向晋国求救,但晋军也许是想等到楚、郑两败俱伤,坐享渔翁之利,所以姗姗来迟。郑国投降之时,晋军才刚刚到达黄河边上。晋军主帅荀林父探听到前方战争已经结束,决定退兵回国,另一位主将士会也赞同退兵,可是辅佐他的将领先縠坚决反对。

这位先縠是先轸的后代,先轸曾经指挥晋军打赢了城濮之战和殽之战,是晋国赫赫有名的战神。然而先縠丝毫没有先轸的谋略,反而自恃名门之后,狂妄自大。他平日就看不上主帅荀林父,现在觉得他不敢与楚军作战,更是心怀鄙视,于是不管不顾,私自率领手下的部队渡过黄河,去进攻楚军。由于担心先縠的部队失败,荀林父只得指挥大军跟着渡河。

楚庄王一边派出使臣与晋军和谈,一边又派出一辆战车向晋军挑战。两军大战前,双方会派出勇将到敌方那里去挑战,又叫致师。楚国这辆战车上有三个人,驾车的是许伯,车上的旌旗迎着风,猎猎作响,他把车子驱驰得如离弦之箭,直冲晋阵。

等到了晋军面前,许伯一拉缰绳,车子停了下来。车左乐伯张弓搭箭,一箭一个,射得晋军连连后退;车右摄叔孤身闯入晋军之中,奋勇砍杀。这时候,驾车的许伯跳下车,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,不慌不忙地整理马具、梳弄马鬃,等待摄叔返回。

晋军的将军赵旃大怒,请求带兵去向楚国挑战。赵旃来到楚营外面,铺下席子,横躺在上面破口大骂,势必要与楚军一决死战。赵旃的辱骂,气得楚庄王怒发冲冠,他不顾一切地领了三十辆战车,亲自从大军之中冲杀出来。

赵旃一看楚军骚动,赶紧逃跑。楚庄王紧追不放,赵旃慌不择路,丢下战车,逃进了一片树林。楚庄王的车右屈荡下车紧紧追赶,在树林之中,两个人一番搏斗。赵旃不是对手,连衣甲都被屈荡抢夺过来,光溜溜地一个人往回跑。还好晋军担心赵旃被俘,派了战车前来接应。

孙叔敖一看战场上尘土飞扬,害怕楚庄王陷入晋军包围,立即击鼓,命令全军发起冲锋。晋军措手不及,一触即溃。主帅荀林父手足无措,下令让晋军渡河撤退,楚军跟在后面疯狂追杀。

晋军被杀得七零八落,蜂拥到黄河边上,可是河边根本没有那么多可供撤退的船只。士兵们争相攀着船舷逃命,眼看船只就要倾覆,船上的士兵们拔出刀来,乱砍他们的手指。等船开动,船舱里被砍下的手指,多得都能用手捧起来了。

黄昏时分,楚庄王到达邲地。晋军溃败的部队,拥挤在黄河岸边,抢着渡河的吵嚷之声响了一夜。楚庄王说,这是我与晋君的冲突,何必过多杀伤呢,于是下令停止追杀。

邲之战之后,楚庄王依然没得到天下诸侯的臣服与拥戴,谈不上真正称霸中原。于是,他又向宋国发动进攻。

楚军包围了宋都,这一仗从秋天一直打到春天,宋国全力坚守,同时派人向晋国求救。宋国被包围了大半年,都城内已经可怕到了什么程度呢?交换孩子,杀了作为食物,拆开尸骨,以当柴烧。终于,宋国投降了,而此时的楚军也只剩下二日之粮。楚庄王与宋国结盟而归。

楚、宋两国的盟誓很有意思:“我无尔诈,尔无我虞。”我不欺骗你,你不欺骗我。之所以如此立誓,说明周礼已经崩溃,尔虞我诈已成常态。不过经过这次盟誓,楚宋两国真还保持了数十年的和平。

经此一战,楚庄王威震天下。陈、郑、宋、鲁都归附了楚国,晋人不敢南进,齐人不敢西进,秦人不敢东进,中原诸侯,唯楚国马首是瞻。楚庄王终于成就了他念念不忘的霸业。

然而,霸业只维持了三年。三年之后,楚庄王去世。

申赋渔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首页 - http://thegeotv.com